• <tr id='7E5j6Mv'><strong id='7E5j6Mv'></strong><small id='7E5j6Mv'></small><button id='7E5j6Mv'></button><li id='7E5j6Mv'><noscript id='7E5j6Mv'><big id='7E5j6Mv'></big><dt id='7E5j6Mv'></dt></noscript></li></tr><ol id='7E5j6Mv'><option id='7E5j6Mv'><table id='7E5j6Mv'><blockquote id='7E5j6Mv'><tbody id='7E5j6Mv'></tbody></blockquote></table></option></ol><u id='7E5j6Mv'></u><kbd id='7E5j6Mv'><kbd id='7E5j6Mv'></kbd></kbd>

      <code id='7E5j6Mv'><strong id='7E5j6Mv'></strong></code>

      <fieldset id='7E5j6Mv'></fieldset>
            <span id='7E5j6Mv'></span>

                <ins id='7E5j6Mv'></ins>
                    <acronym id='7E5j6Mv'><em id='7E5j6Mv'></em><td id='7E5j6Mv'><div id='7E5j6Mv'></div></td></acronym><address id='7E5j6Mv'><big id='7E5j6Mv'><big id='7E5j6Mv'></big><legend id='7E5j6Mv'></legend></big></address>

                      <i id='7E5j6Mv'><div id='7E5j6Mv'><ins id='7E5j6Mv'></ins></div></i>
                      <i id='7E5j6Mv'></i>
                          <blockquote id='7E5j6Mv'><q id='7E5j6Mv'><noscript id='7E5j6Mv'></noscript><dt id='7E5j6Mv'></dt></q></blockquote><noframes id='7E5j6Mv'><i id='7E5j6Mv'></i>

                          網站支持IPv6

                          您現在所在的位置 : 首頁 > 金融資訊 > 金融要聞
                          “兩會”話金融 | “連線”代表委員︰金鵬輝、周振海、朱甦榮
                          • 發布時間︰2020-05-25
                          • 來源︰ 中國人民銀行
                          • 瀏覽量︰ -
                          • 【字體︰    

                            2020年“兩會”期間,人民銀行微信公眾號推出“連線”代表、委員專題,邀請人民銀行系統“兩會”代表、委員介紹建議提案,並就建議提案內容回答媒體關心的問題,共話金融改革與發展。本期,我們邀請了金鵬輝(全國政協委員)、周振海(全國人大代表)和朱甦榮(全國人大代表)介紹進一步發揮政府性融資擔保機構作用緩解小微企業融資難融資貴、推進數字普惠金融全面發展和修訂完善《中華人民共和國中國人民銀行法》的相關建議提案。


                            金鵬輝

                            第十三屆全國政協委員,人民銀行上海總部黨委副書記、副主任,兼上海分行行長


                            金鵬輝委員提案(摘要)


                            長期以來,我國政府性融資擔保機構很少,而發達國家主要依靠政府性融資擔保支持小微企業融資。近年來,黨中央、國務院高度重視融資擔保行業發展,將政府性融資擔保作為支持小微企業融資發展的關鍵環節,地方政府也紛紛設立地方政府性融資擔保基金,政府性融資擔保對小微企業融資的支持作用正在顯現。


                            支持小微企業發展是幌畛?諦怨?鰨 繞涫牆衲瓿跏芐灤凸謐床《痙窩滓 橛跋歟  ?笠得媼較大困難,應盡快完善政府性融資擔保體系的制度框架。建議︰一是進一步明確政府性融資擔保機構的職責定位。政府性融資擔保機構聚焦小微企業和“三農”開展業務。省級政府性融資擔保基金采取市場化運作方式。二是進一步完善政府性融資擔保機構的業務模式。取消對政府性擔保機構的盈利要求,完善盡職免責機制。明確擔保業務放大倍數下限,發揮融資擔保機構增信作用。合理設置差別化擔保再擔保費率。指導商業銀行積極參與銀擔合鰲=檔陀姓 謐實15男 ?笠蕩畹姆縵杖重。三是多渠道補充資金來源。中央和地方財政每年注資。整合各類財政支持和獎補資金充實擔保基金。鼓勵行業協會、企事業單位捐資,鼓勵金融機構參與銀擔合作。


                            上海證券報記者︰受新冠肺炎疫情影響,今年以來小微企業困難重重。作為支持小微企業融資的工具之一,政府性融資擔保機構現狀如何?


                            金鵬輝︰近年來,黨中央、國務院高度重視融資擔保行業發展,將政府性融資擔保作為支持小微企業融資發展的關鍵環節。2016年5月,成立國家農業信貸擔保聯盟有限責任公司,開展“三農”領域的融資擔保相關業務。2018年7月,國家融資擔保基金成立,注冊資本661億元,由財政部與主要商業銀行聯合發起的準公共性質基金。同時,地方政府也紛紛設立地方政府性融資擔保基金。


                            但是,總體來看,我國政府性融資擔保起步晚、規模小、覆蓋面低,還存在一些不足。


                            一是主業不夠突出。以前主要靠國有融資擔保公司 拐 緣1R滴瘢  揮薪   諾惱 勻謐實1;稹N 迪止凶時頸V翟鮒擔 腥謐實19 拘枰  掛恍┤桃敵砸滴窶從  脅簧倩刮 篤笠怠 笙金糠瘢 溝夢  ?笠島汀叭 比謐實惱 緣1R滴裾急認陸怠/p>


                            二是擔保能力不強。突出表現在擔保的放大倍數不到2倍,低于《融資擔保公司監督管理條例》中最高15倍的規定,也遠低于日本和美國30至50倍的水平,未能發揮財政資金的杠桿作用。


                            三是銀擔合作不暢且風險分擔補償機制不健全。小微企業擔保貸款風險高,一些銀行分支機構落實風險分擔責任的積極性不高;也有一些政府性擔保機構實際到位資金有限、代償不積極等等。


                            第一財經日報記者︰此前上海也出台了一系列政策加大融資擔保力度。在完善政府性融資擔保體系制度框架方面,您還有哪些建議?


                            金鵬輝︰上海市中小微企業政策性融資擔保基金(以下簡稱擔保基金)成立于2016年6月,主要為中小微企業、重點產業企業提供融資擔保服務,基金初始規模50億,2019年底擴大到100億元。為應對疫情影響,2020年一季度擔保基金新增融資擔保貸款66億元,同比增長31%。截至3月末,擔保基金已累計審批通過擔保項目2.15萬筆,貸款額526億元。目前,上海已經初步形成國家、市、區三級聯動的政府性融資擔保體系,為中小微企業貸款提供了有力支持。


                            在完善政府性融資擔保體系制度框架方面,我認為,有三個問題很重要。


                            第一,明確政府性融資擔保機構必須要聚焦小微企業和“三農”的職責定位。


                            第二,進一步完善業務模式。補貼弱勢行業,出現損失是必然的,應取消對政府性擔保基金的盈利要求,完善盡職免責機制。明確擔保放大倍數下限(如不低于5倍)。按照貸款規模、業務領域、地區等條件合理設置差別化擔保再擔保費率,切實降低擔保再擔保費率。減少甚至取消反擔保要求。指導商業銀行積極參與銀擔合作。降低有政府融資擔保的小微企業貸款的風險權重,減少銀行資本佔用。


                            第三,多渠道補充資金來源。中央和地方財政每年都要注入資金。整合支持“三農”、民營、小微、科創等各類財政支持資金和各種名目的財政獎補資金,充實擔保基金。鼓勵行業協會、企事業單位捐資等等。


                            周振海

                            第十三屆全國人大代表,人民銀行參事


                            周振海代表建議(摘要)


                            黨的十九屆四中全會提出,要健全具有高度適應性、競爭力、普惠性的現代金融體系。近日,《中共中央 國務院關于構建更加完善的要素市場化配置體制機制的意見》對優化金融資源配置,尤其是增加服務小微企業和民營企業的金融服務供給,作出總體部署,對普惠金融工作提出了新的更高要求。近年來,我國普惠金融發展迅速,取得良好成效,但傳統普惠金融發展模式仍然面臨商業可持續性差、供需難匹配、“最後一公里”難以打通等一系列難題。當前,以大數據、物聯網、人工智能和雲計算等數字技術主導的新一輪技術革命在世界範圍內方興未艾,數字技術與普惠金融深入融合,為普惠金融可持續發展和快速發展提供了新的思路和強大動力,在有效破解金融排斥問題,解決三農、小微企業金融困局等領域具有巨大潛力。為健全普惠性的現代金融體系,優化金融資源配置,建議加快推進數字普惠金融全面發展。一是做好頂層設計,加強基層試點。統籌規劃新時代我國數字普惠金融的發展框架, 擴大數字普惠金融試點範圍,營造數字普惠金融良好政策環境。二是平衡風險創新,改進金融監管。構建以風險為導向的監管框架,夯實金融機構主體責任,加強數字化監管能力建設。三是破解難點痛點,構建良好生態。積極探索利用數字普惠金融助力精準扶貧和鄉村振興。健全金融法律法規制度,完善金融基礎設施建設。四是加強金融教育,提升金融素養。進一步加強金融知識普及教育,提升普惠金融服務群體的金融知識水平和金融素養,將更多經濟主體納入金融服務體系。


                            中國證券報記者︰此前央行《金融科技(FinTech)發展規劃(2019-2021年)》明確指出,金融科技已經成為普惠金融發展的新機遇。您認為,機遇主要體現在哪些方面?為破解傳統普惠金融核心問題提供了哪些幫助?


                            周振海︰金融科技深刻改變了普惠金融的發展方式。從國際看,2016年出台《G20數字普惠金融高級原則》是國際社會首次在該領域推出的高級別指引性文件;從國內看,2019年出台《金融科技(FinTech)發展規劃(2019-2021年)》,推動建立我國金融科技發展的“牧喊酥保 渲幸幌罨駒 蚓褪恰捌棧菝襠薄=鶉誑萍季哂泄蠶懟 憬蕁 統殺盡 兔偶鰲 愀哺塹忍匭裕 諂棧萁鶉詵矯婢哂刑烊揮攀疲  貧 夜棧萁鶉詵 梗 乇鶚槍菇ㄆ棧菪韻執鶉諤逑怠?平獯 稱棧萁鶉諍誦哪煙狻?嶸勻└托 ?笠檔攘 蚪鶉詵袼 醬戳誦碌幕觥M 鶉誑萍幾襯埽 兄誚餼齟 稱棧萁鶉詵 姑媼僮派桃悼沙中圓睢 ┬枘啞?洹 白詈笠還 鎩蹦岩源蟯 紉幌盜形侍猓閡皇悄芄喚檔徒灰壯殺荊 勞寫笫蕁 萍撲恪?斯?悄艿燃際  鶉諢鼓芄皇迪幟勘昕突?木 際侗稹  腹芾懟  販瘢 諤嶸 實耐 貝蟠蠼檔統殺荊 V?棧萁鶉詰某殺究篩旱︰蛻桃悼沙中歡悄芄環岣喚鶉詮└ 勞薪鶉誑萍跡 菇鶉詵竇跎俁源 澄錮磽愕囊覽擔 黃瓶佔 褪奔湎拗疲 V?棧萁鶉詰陌菪院推降刃裕蝗悄芄煥┐蠓穹段? ?諞岳矗 褪杖肴巳骸? 兜厙巳旱忍厥餿禾宓慕鶉諦棖竽岩緣玫接行 悖 牆鶉詵窀哺恰白詈笠還 鎩鋇哪訓闥 @媒鶉誑萍跡 兄誑 俳鶉諞滴 ?彩諧。 嶸棧萁鶉詰母哺敲婧涂傻眯浴W艿睦此,金融科技的發展,將為我國健全更具普惠性的現代金融體系提供新機遇、新動力。


                            經濟參考報記者︰數字普惠金融是近年來非常熱的一個詞匯,我國國內的持牌金融機構和非持牌金融機構均在這一領域有所探索,您如何評價我國數字普惠金融領域的發展現狀和面臨的挑戰?


                            周振海︰我國十分重視數字普惠金融發展,近年來數字普惠金融取得積極進展。2016年國務院印發的《推進普惠金融發展規劃(2016-2020年)》提出,要提升金融機構科技運用水平,利用大數據、雲計算等新興信息技術發展普惠金融。2017年,普惠金融全球合作伙伴(GPFI)發布了《G20數字普惠金融新興政策與方法》,總結了世界各國 17 項具有示範性的政策方法,中國有5項經驗入選,中國數字普惠金融實踐經驗得到國際社會廣泛認可,具有較強的借鑒意義。2019年《金融科技藍皮書︰中國金融科技發展報告》研究顯示,我國已有接近50%的金融機構開始運用雲計算技術和人工智能等數字技術開展金融業務,指出金融科技已經成為普惠金融發展的新機遇。數字普惠金融深刻改變了普惠金融發展方式,為普惠金融可持續發展和快速發展提供了新的思路和強大動力,在有效破解金融排斥問題,解決三農、小微企業金融困局等領域具有巨大潛力。


                            數字技術與普惠金融的結合是普惠金融領域的重大進展,數字普惠金融深刻改變了普惠金融發展方式,也對監管、政策、基礎設施及能力建設提出了新的要求。我們既應認識到數字普惠金融的巨大潛力,也應以新理念指導政策的制定和實施,不斷創新監管方法和手段,在鼓勵金融創新的同時,確保普惠金融為可持續發展作出貢獻,讓更多的人共享發展成果。


                            朱甦榮

                            第十三屆全國人大代表,人民銀行沈陽分行黨委書記、行長


                            朱甦榮代表建議(摘要)


                            《中國人民銀行法》自2003年修訂以來,為人民銀行履行制定實施貨幣政策、提供金融服務、維護金融穩定等重要職責提供了堅實法律保障。當前,隨著經濟金融發展和改革深入推進,人民銀行在防範化解金融風險、推動金融改革、支持實體經濟發展中作用更加凸顯,職能定位不斷調整完善,履職形式和範圍較《中國人民銀行法》實施和修訂之初發生了深刻變化,為適應經濟金融改革和形勢發展變化,亟需對現行《中國人民銀行法》進行修訂完善。


                            建議︰一是明確在國務院和金融委領導下,人民銀行及其分支機構在加強金融監管統籌協調中的職責和作用,為人民銀行更好地履行金融監管協調職責提供法律依據。二是結合履職實際和人民銀行“三定方案”,進一步完善金融監督管理相關條款,明確人民銀行在宏觀審慎管理、防範和化解系統性金融風險、維護金融穩定等方面的職責與地位。三是納入金融消費權益保護相關內容,為人民銀行牽頭引領、統籌協調金融消費保護職責提供法律保障。


                            金融時報記者︰關于修訂《中國人民銀行法》,請問如何在修訂後明確“雙支柱”調控框架?


                            朱甦榮︰黨的十九大報告明確提出,要“健全貨幣政策與宏觀審慎政策雙支柱調控框架”。近年來,人民銀行在用好各類貨幣政策工具的同時,不斷完善宏觀審慎政策,初步形成了“雙支柱”調控框架,在引導貨幣信貸和社會融資規模合理增長、防範系統性風險、提高金融服務實體經濟水平方面發揮了積極作用。


                            與傳統貨幣政策不同,宏觀審慎政策直接和集中作用于金融體系,著力減緩因金融體系順周期波動和跨市場風險傳染所導致的系統性金融風險。通過修訂《中國人民銀行法》,明確人民銀行宏觀審慎監管職責,將有利于進一步發揮宏觀審慎政策有效防範系統性金融風險與逆周期引導的功能。


                            一是研究制定《宏觀審慎政策指引》,探索構建分工協作的矩陣式宏觀審慎管理框架。


                            二是健全系統性風險評估和預警體系,進一步推動形成良好的治理機制,穩步推進宏觀審慎壓力測試工作,形成系統性風險定期監測、分析、評估和報告的完整框架和制度,為宏觀審慎決策提供參考。


                            三是不斷豐富和完善宏觀審慎政策工具箱,以跨境資金流動、外匯市場等重點領域宏觀審慎管理為切入點,探索將更多金融活動、金融機構、金融市場和金融基礎設施納入宏觀審慎政策框架,逐步擴大宏觀審慎政策覆蓋範圍。


                            第一財經記者︰人民銀行及其分支機構在金融委辦公室地方協調機制中應承擔怎樣的職責?


                            朱甦榮︰在2017年召開的第五次全國金融工作會議上,黨中央提出設立國務院金融穩定發展委員會,強化人民銀行宏觀審慎管理和系統性風險防範職責。金融委辦公室設在人民銀行,接受金融委直接領導,承擔金融委日常工作,負責推動落實黨中央、國務院關于金融工作的決策部署和金融委各項工作安排,組織起草金融業改革發展重大規劃,提出系統性金融風險防範處置和維護金融穩定重大政策建議,協調建立中央與地方金融監管、風險處置、消費者保護、信息共享等協作機制,承擔指導地方金融改革發展與監管具體工作,擬訂金融管理部門和地方金融監管問責辦法並承擔督導問責工作等。


                            今年1月,經國務院同意,金融委辦公室印發《關于建立地方協調機制的意見》,要求在各省(區、市)建立金融委辦公室地方協調機制,通過加強統籌協調,推動落實黨中央、國務院及金融委有關部署,強化金融監管協調,促進區域金融改革發展和穩定,推動金融信息共享,協調做好金融消費者保護工作和金融生態環境建設。據了解,目前,金融委辦公室地方協調機制已在全國各省(區、市)及深圳市運轉。


                            下一步,人民銀行省級分支機構作為金融委辦公室地方協調機制的牽頭單位,將更好地發揮協調作用,推動金融供給側結構性改革,協調做好金融支持穩企業保就業相關工作,落實防範化解重大金融風險攻堅戰行動方案,促進區域金融改革發展穩定。